揭秘四川广元柑橘蛆虫真相之谜

  第一节 出名的桔子

  昨天早上收到一位校对老师的反馈,说我的名字写错了,“桔子”该被取缔,“橘子”才是正道,并勒令我改名。正在我彷徨不决左右为难之际,突然收到来自大洋彼岸的若干短信,我发现,“桔子”写法转正了!具体内容是:“告诉家人和同学朋友暂时别吃桔子了,今年广源的桔子在剥了皮后的白须上发现病虫,四川已经埋了一大批的桔子了,还洒了石灰。”一时间网上“桔子”横行,随后,地震、核泄漏等种种令人触目惊心的回忆赤裸裸地涌上人们心头——结果我还没出名,“桔子”先借它肚里的虫成名了。信息时代,何不试试看,利用手机短信多快能使我这颗桔子也声名远播呢?思前想后,想到发给我温馨短信的亲朋好友,我不禁为自己的猥琐想法自惭形秽。

  第二节 鬼魅般的虫子

  一个“科研人员”心里残存的那么一点科学精神作怪了——翻文献得知,原来这些一厘米多长的白色小虫名为柑蛆(Tetradacus citri),是6、7月间被它们永不能谋面的妈妈埋在桔皮下的种,由此却在桔子身上留下鼓突的疤痕。一只桔子一般最多只被产卵一次,为独门独户,被产入的几枚虫卵一般也只有一只孵化出来,然后独霸一整只桔子房子,尽管这笔遗产常常是它们享用不尽的。

  有时候小肉虫会打通整个房子,然后从后门掉出去,后门就叫“脱果孔”;不渴望自由的那些则一直做“宅虫”,直到终有一天房子的资源被它们消耗殆尽,桔子未熟即先黄先烂,小虫也会随着果实落地而归入土壤。在虫灾区,有些桔子碰巧脸皮很厚,妈妈们的产卵器不够长,于是这些桔子可幸免于难。

  房子被毁落地,其实是小虫的阴谋。它们潜伏于浅表土层,化蛹越冬。

  如同蛆和毛毛虫总会化作翩翩飞舞的苍蝇和蝴蝶,这些柑蛆也会在未来变身”柑桔大实蝇”。它们偷吃蚜虫和介壳虫酿制的蜜露而长大,在新的一个6、7月间也将自己的后代驻扎在小桔子内。

  生命车轮又被推转过一圈,柑桔大实蝇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第三节 虫子 桔子 人

  柑蛆虫害并不是一件稀罕事,只是发作起来有年严重有年隐蔽,而且发病常常集中在一定范围内,如同现在,焦点便在广源。上世纪40年代,日本有较大爆发,六成桔子流产于柑蛆的口下。早些时候在四川也曾泛滥,受影响桔子达到半数之多。在一份名为《泸溪县柑桔大实蝇危害现状及防治对策》的资料中,作者提到,当虫害于80年代初传入当地,酸橙甜橙曾深受其害,只是由于后来这两种橙子恰巧遭到淘汰,果树被人们纷纷砍伐,柑蛆才没有蔓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柑蛆改换了口味,现在脐橙和椪柑也已经受到牵连。

  如同其它实蝇,柑桔大实蝇专吃植物,对其它生物不感兴趣。万一看到柑蛆从你的桔子里探出头来,恐怕你不会产生吃它们的食欲;但即使你不小心生吞了一条果虫,它也经受不住你消化道的重重炼狱,你休想变成世界上唯一被果虫寄生的动物。因此,柑蛆泛滥成灾之时,套用张撞鹿的一段话,可以这么说:可怜程度由高到低排列:死者桔子->收入因桔子之死而受损者果农->最后是你。

  除了吃桔子,许多瓜果都有专属的实蝇,比如蜜橘实蝇、番石榴实蝇、瓜实蝇、橄榄蝇等等。为了将伤害果子的虫子杀灭,果农们冬翻其蛹、夏诱其蝇、秋灭其蛆。现在,用石灰来掩埋驻扎了肉虫的病桔子,真难为果农辛苦了。

  第四节 桔子这一颗忏悔的心

  昨天13发给我那条温馨短信,其实我看到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桔子成名”的问题,也没有产生“桔子里到底是什么虫”的疑问。我想,这别是今年又一个耸人听闻的谣言。上网看到一些果农说它叫“柑蛆”,对人无害,我想的则是,里边是不是有隐情,难道病桔除了这种虫害没有其它可能?

  真是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变得这样挑剔了。

  话剧《琥珀》里边有一段台词:曾经有个人呼吁大家签署一项请愿书,要求对一种叫做“一氧化二氢”的化学物质进行严格控制,或者完全予以废除。他列举了很多条有科学根据的理由,例如:它可能引发过多出汗和呕吐,是酸雨的主要成分,处于气体状态时会引起严重的灼伤,使汽车制动装置效率降低,存在于癌症病人的肿瘤中等等,百分之九九的人都同意了这份请愿书。只有一个人说——这种化学物质是“水”。

  实际上我的态度何尝不是自己常常鄙夷的那样?没有根据的怀疑正如没有根据的相信一样危险。

© 2008-2019 byb.cn
北京有什么健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