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医托”还是“绿色通道”

 农民生了大病后,到城市大医院求医问药,往往缺少门路,病急乱投医。

    6年前,启东市成立了一家非营利导医机构,将当地生了重病的患者介绍到上海大医院去,仅收少量成本费,患者到大医院,不用找关系,不用请客送礼,受到患者欢迎。

    如今,启东导医服务网越铺越大,延伸到南通以外的苏南地区,甚至与安徽省部分地区建立了合作关系。前不久,来自上海、江苏、安徽三地的有关专家齐聚启东,对导医服务现象进行了研讨。

    军地牵手,诞生“慈善导医”

    启东是全国有名的肿瘤高发区,与大医院林立的上海仅一江之隔。长期以来,启东重症患者到上海大医院看病,既费钱又费力,难度很大,患者家属被“医托”坑骗钱财的事时有发生。

    “我曾多次送亲戚朋友去大医院看病,其中的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难尽。”谈起导医机构成立的初衷,长征康复导医服务部的创始人薛鹏很有感触。他的一个亲人罹患肝癌后,因为无门路,几经周折才转到邻近城市大医院就诊,来到大医院却又因为床位紧张而延误了治疗,亲人在痛苦中离开了人世,这件事对薛鹏触动很大。

    “能否成立一个导医机构,在大医院与重病农民之间建立一条少花钱、少走冤枉路的快速通道?”他反复寻思着这件事。恰好此时解放军上海长征医院也欲联系一个地区建立军民共建慈善康复基地,于是双方一拍即合。6年前,在当地民政、慈善部门及有关领导支持下,一条救命的“绿色通道”——长征康复导医服务部悄然试运行起来。

    “导医服务”的业务很火

    导医机构刚成立不久就迎来了业务。某单位干部曹某因大便带血,被当地医院确诊为肠癌,准备开刀手术。家人不放心,就试着给长征康复导医服务部打了个电话,服务部立即派车将曹某接到上海长征医院,通过“绿色通道”,当天就找到专家会诊。会诊结果:曹某患的不是肠癌而只是肠息肉。

    “导医服务帮我大忙啦,否则我险些白挨一刀。”去年初,启东市汇龙镇东郊村村民薛炳康耳朵边生了一小肿块,某医生说是肿瘤要开刀:“先交4000元住院费。”后经导医服务部介绍到上海大医院,专家一看是腮腺炎,只配了2盒消炎药,花了10多块钱就治好病了。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据介绍,导医服务部成立以来,已帮助1.5万名患者通过“绿色通道”转诊到上海大医院,其中成功实施的大手术有2500多例;还有1000多例被某些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的患者,经大医院治疗后重获新生。

    导医服务借鉴一些中介机构的运行模式,广泛吸纳单位集体入会。会员单位每年只交几千元会费,其职工一旦患重病,导医机构免费为其转诊到上海医院就医;会员单位如果没有重病人的话,还可以组织职工轮流到挂钩大医院体检。

    导医服务的“雪球”越滚越大,挂钩医院也在几年间从上海长征医院一家,扩充到上海长海、华山、东方肝病医院等十几家。要求加入的会员单位越来越多。据了解,目前,启东、海门、如皋三地300多家单位成为会员,注册人数近60万人。

    好评多于非议,百姓普遍认可

    “起始阶段有人冷言冷语,有人说导医是‘医托’,还有的医院认为是挖他们的墙脚。”在康复服务部工作的吴先生说,现在说好话的多了,送锦旗的多了,这么多年来,无一例投诉。

    启东市民政局李英局长说,导医服务为百姓省时、省力、省钱,对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难题起到了积极作用;只要对百姓有利的事,我们一定全力支持,“刚开始有些人不赞同,但现在已被大家普遍认可。”

 

© 2008-2019 byb.cn
北京有什么健康科技有限公司